摸了条鱼

盾冬锤基EC,门外汉但是想产粮,不好吃请见谅

我是埃迪

  我是埃迪。

  你们嫌时间短看得不过瘾?拜托,我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从一个怼天怼地惩奸除恶既有女朋友又有猫的人生赢家,变成了受权贵阶级迫害而不得不have a nice life的悲惨loser,上帝向我关上了所有的门,并向我扔了一坨寄生——我是说共生体。

  这么短的时间里如同过山车般的人生是如此跌宕起伏,你行你试试。

  哦,找别的共生体去试,毒液是我的。

  你问我得到了强大的能力想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呗,我对拯救世界、毁灭世界和称霸世界都不感兴趣,毒液也不感兴趣,所以它现在赖着我不走了。

  也行吧,除了吃得多了点,还是挺好哄的。

  但是今天,毒液的情绪低落得反常。为了防止它通过暴饮暴食来解压,我决定去超市给他买点巧克力。刚进超市拿了包巧克力豆,就碰上有人来打劫。

  认真的吗?治安这么差,这城市迟早要完。

  情绪低落的毒液突然就暴怒了,它把劫匪拎起来,用口水喷了他一脸,指责他别人可以创造一整个宇宙,为什么他只会打劫。

  我听着它喋喋不休的指责,心想:能快点吃么?吃完我就把巧克力放回去了。

  结果它一甩手把人扔了出去,表示吃了这家伙会让它反胃。

  然后直到我们回到公寓,它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嗨伙计,来点巧克力吗?"

  毒液居然没有搭理我。

  我只能抬起手拍拍自己的头,安慰道:"这几天中国的票房一路飙升,看来他们也挺喜欢你的。"

  毒液这才慢慢地把头伸出来,无精打采地搁在我的肩膀上。

  "你说他会不会不喜欢我?毕竟媒体给我的评价挺差的。"

   "当然不会。"我回答得斩钉截铁,"你看他出演我们的电影时,是一脸被强迫的样子吗?"

  "当然不是,那是我见过最棒的人类表情。"

  我承认毒液的表达方式让我很开心,不过我不能昧着良心:"事实上他在每一部电影里的表情都很棒。"

  "我们的最棒!"毒液朝我吼道。

  "是是是,我们的最棒。"

  "哎……人类为什么这么脆弱?"

  好吧,看来又到了毒液的十万个为什么的时间。

  "你对人类有什么看法?"

毒液歪着头思考了一下, "无机物加有机物,有骨头吃起来嘎嘣脆,消化完了拉出去就是——"

  "打住!我不想知道。"我制止了这个危险的话题,这关系到我未来能不能好好上厕所。

  "但是你们很神奇,明明肉体这么脆弱,精神世界却足以创造出一整个令人痴迷的宇宙来。"

  "所以肉体的破灭或许会使我们分离,但是在精神的世界里他永远与我们共存,直到世人将我们彻底遗忘。"

  "我不会忘记他的。"

  "我也不会,我想银幕前的他们也不会。"

  毒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怎么样,要是还觉得压抑,想不想去揍灭霸发泄一下?"

  "不去,"毒液一脸嫌弃地拒绝了,"MCU的超级英雄和反派们前所未有地团结,组队找灭霸算账,结果所有人围在一起抱头痛哭。"

  我光是想象那个场景,就觉得很催泪。

  "行吧,我买了巧克力豆,要来一颗吗?"

  毒液嘴上没回答,却早已伸出触手把包装袋勾了过来。

  我微笑着打开包装袋,满满一袋巧克力豆,却意外地只有红色和白色,它们混杂在一起,像极了电影的开场LOGO。

我是毒液

    我是毒液。

    有一天,几个两条腿的食物千里迢迢来到我们的星球,但是暴乱不让我们吃掉,而是提出假装被他们带走去他们的星球,就能有一星球的食物储备了。

    哦。

    反正我又没有发言权。

    然后我就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遇到了埃迪。

    丢了工作,丢了女友,丢了住处,没啥野心,没啥目标,生活一团糟。标准的Loser一个。

    真讨人喜欢。

    有什么好奇怪的,又没谁规定共生体一定要野心勃勃,一群共生体涌进来把这个还蛮好看的地方搞得乱七八糟的有什么好,我就只想和埃迪去逛逛超市,看见恶棍就让怂包艾迪先上收获一轮鄙视,然后变身把他吓尿,警告他以后做个好人,再一口吃掉。

    有趣。

    不过恶棍们要么酗酒要么是瘾君子,味道都不怎么好,作息规律饮食健康热爱锻炼的好人埃迪又不让我吃。

    生气,回头让他多买点巧克力。

    你问我为什么不换个宿主?

    埃迪好好的为什么要换?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共生体,我追求的是长久稳定的关系。而且在我差点被暴乱干掉的时候,他向我伸出了手。

    你看,我就知道他也离不开我。

    有点想念那天在街上遇到的和蔼两腿兽和他美味的小狗,但是不知为什么自那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了。

初玩感想:

停不下来但是明天要上班不得不关机啊嘤嘤嘤……

小虫好忙,曼哈顿治安真的是超级超级差了……

招式技能华丽但是记不过来,希望早日上手吧,目前我就是个走地肉搏蜘蛛,将敌人用蜘蛛丝玩弄于股掌之中?不存在的😂

苦苦等待蜘蛛侠的发售
小蜘蛛的腿……太好看了吧……

离家出走的史蒂薇


梗概:巴基养的羊离家出走的故事

提及CP(少量):双豹、奇异玫瑰、锤基(只有一句话)

对艾瑞克来说,他的新邻居和那个穿着爱国紧身衣的队长一样,每时每刻都皱着眉头摆出苦情脸,哪怕是和平时期也搞得像第二天就要宇宙大爆炸一样忧心忡忡。但是只要两人相见,哪怕第二天宇宙真的要爆炸了,也能立马笑成初恋时看到自己对象的小学生,看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山姆:哼,你以为我的墨镜只是用来耍酷的吗?)

但是不对劲,十分不对劲,巴基,艾瑞克的新邻居,今天肉眼可见的情绪非常低落。

 

艾瑞克记得特查拉跟他说过,这人是个被洗脑的前杀手,当时他还有点肃然起敬,结果见到真人,当时就怀疑特查拉是在唬他。

除了那一身肌肉,这人畜无害的样子哪里像个冷酷的杀手?还冬日战士呢,怕不是冬眠小熊吧!倒是他旁边的美国队长,盯着他的样子有几分杀气,搞得艾瑞克莫名其妙的。

 

虽然嘴上傲娇,艾瑞克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对这位邻居有点亲近的,毕竟他们有着共同的经历,他们都从反派变成了复联家属,所以他决定关心关心他的新邻居。

“嗨邻居,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正在收拾草料的巴基抬起头看着他,一脸委屈的小表情。

啧啧啧,冬日战士的杀人方式难道是用委屈表情把人萌死的么?艾瑞克不禁腹诽。

“史蒂薇离家出走了。”

“谁?”

“史蒂薇,就是特别有活力的,上次还和你打过招呼的,我养的羊。”

“哦。”并不记得是哪只羊谢谢。

“哎,”前杀手幽怨的叹了口气:“但愿它不是被陛下拿去烤了,毕竟他曾经冒犯过陛下。”

虽然不知道一只羊怎么能冒犯到特查拉,但是艾瑞克还是护哥心切地反驳了他:“不可能,特查拉想吃羊肉,肯定不会不跟你打声招呼就把羊拉走。”

更何况特查拉这一周都没吃过羊肉,嗯,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哎,也是。”巴基把草料扔到羊圈里,出神地看着里面的羊群,声音酥酥软软的:“真希望史蒂薇能好好照顾自己。”

 

史蒂夫是真的非常不喜欢这只羊了,因为巴基真的非常喜欢它。

这只羊相比其他的羊,体型较为瘦弱,所以格外得到巴基的关照,巴基还给它取名叫“史蒂薇”,对他说:“你看它多像以前豆芽时期的你呀,虽然体型瘦弱,但是脾气可倔了呢。”

这羊的臭脾气他倒是领教过的,上次天色不对,可能有暴雨来袭,他和巴基急急忙忙把羊群赶回羊圈,其他羊都老老实实的,就这只怎么赶都赶不动。史蒂夫一时心急冲上去抱起来就想往羊圈里走,结果被它挣扎得粘了一身的羊毛。

“别对史蒂薇那么凶嘛,你吓着它了。”巴基温柔地抚摸着它的头,小羊温顺地趴在地上,还软绵绵地叫唤着,也不知道刚才趁乱用蹄子踹史蒂夫的是谁。

体格不大,脾气不小,成天就给巴基添麻烦,还懂得在巴基面前装乖,说好的瓦坎达重建后不能成精呢?

但是吃醋归吃醋吧,看着巴基思念成疾,每天都要念叨念叨不知道史蒂薇过得好不好的样子,真是疼在史蒂夫心里,所以他决定找国王求助。

 

“巴基他崇尚自由放羊,所以并没有在那只羊身上装定位系统。”

“那恐怕比较困难,要不,”苏芮眼珠子一转,史蒂夫就知道她又调皮了:“让国王请姆巴库派一支部队去搜?”

史蒂夫连忙拒绝道:“还是算了,不需要这么大动干戈。”

“放心吧队长,姆巴库他们吃素的。”

姆巴库吃素?不相信不相信。

“哼,”一旁的奥克耶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就是那只在陛下和白狼谈话的时候三番四次插嘴的羊?”

虽然没看到,但是史蒂夫坚信肯定就是它了。

“看来白狼太溺爱它了,陛下说话它也敢插嘴,叫声都盖过陛下了。”这位女战士似乎对这只不懂礼数的小羊没什么好感。

尽管史蒂夫不能确定这羊是不是在插嘴,不过他百分之百同意巴基真的太溺爱这只羊了,史蒂夫都在这里了,还要什么史蒂薇!

“我很抱歉,瓦坎达不仅辽阔,植被覆盖率也很高,想要找一只走失的羊比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更为困难。并且……”特查拉无奈地说:“你们连个照片都没有,我连在全国发布个寻羊启示都做不到啊。”

 

在几次史蒂夫和巴基的找羊之旅最后到演变成在野外做一些羞答答的事情之后,巴基坚决地拒绝了史蒂夫的找羊邀约,而这只离家出走的小羊也再没有回家。

巴基偶尔还是会想到那只羊,不听话的小羊,就像不听话的史蒂薇一样瞒着他上了战场,但是万幸的是他的史蒂夫还是回来了,尽管旅途坎坷,他们最终还是得以重聚。

看来自己还是多少能得到一点点上天的眷顾的,巴基知足地想。

至于史蒂薇,希望老天也能保佑它平平安安的吧。

 

山姆偶尔会来看望巴基和队长,虽说这两人黏糊糊的恋爱气息是烦人了点,但是狗粮吃多了山姆也就习惯了。

今天他来到巴基的小屋,看前冬日战士动作熟练地整理草料,喂羊,至今仍然感叹这个扯下翅膀的铁胳膊其实是个内心柔软的人。

“快到剪羊毛的季节了吧?”他一边帮着巴基把草料扔到羊圈里,一边问。

“嗯,你今年也要来帮忙吗?”

“那是必须的,我今年必须要赢过史蒂夫。我跟你说,你今年可要公正投票啊。”

去年复仇者们搞了个团建活动,到瓦坎达来举办剪羊毛评比大赛,托尼为了赢得冠军还专门制造了一台全自动360度无死角剪羊毛机,把随便拿着把剪刀就过来的山姆吓得不轻。复联果然个个身怀绝技,最重要的是好胜心还很强,就连看起来毛手毛脚的索尔也有洛基在背后用魔法偷偷帮忙。大家都在争夺第一的宝座,就只有山姆和史蒂夫在挣扎着不要得倒数第一。

最后只有山姆和史蒂夫两人剪出来两只仿佛被狗啃过的奇形怪状的羊,还剪得自己浑身沾满了羊毛,而该死的巴基居然利用裁判职权把关键的一票投给了史蒂夫。

单身狗没人权吗?!

“史蒂夫今年可是很认真的学习了如何剪羊毛。”巴基笑着回复他:“进步很快呢。”

哼,说得好像我就没有偷偷练习一样,山姆正想反驳,抬起头却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不明生物正摇摇晃晃地朝他们走来。

“这他妈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山姆吓得大叫起来。

巴基听到山姆的惊呼,循着方向望过去,然后惊喜得跳起来:“史蒂薇!天啊,是我的史蒂薇回家了!”

史蒂薇?如果山姆没有记错应该是那只发育不良的小羊。他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于是用力擦了擦眼睛,看到的仍然是一坨巨大的不明生物。

难道这只羊也打了血清吗?!

怀疑人生的山姆仿佛大脑宕机,只得呆愣地看着巴基跑向那个圆滚滚的物体,然后满脸开心地抱住它,然后大半个人都陷入了那坨羊毛里。

 

小剧场

“据我推断,这应该是某种外星生物。”

奇异博士手里捏着一片被啃过的叶子,他盯着叶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很久,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但是,”罗斯探员一脸不赞同:“这怎么看都像是被羊咬过的样子,而且地上的脚印也和羊蹄印一模一样。”

“那有可能是一种牙齿和蹄子与羊非常类似的生物。”

“所以它为什么不能单纯地就是只羊?”罗斯探员抱起胳膊,看着奇异博士。老实说,根据现场的痕迹,他怎么看都觉得跑到姆巴库部落里吃作物的就是只羊而已。

“因为姆巴库这里没有羊。”奇异博士看起来对自己的推断十分有信心:“这里常年积雪覆盖。天气太冷,一般的羊走到这里只会被冻死。”

姆巴库看上去倒是对奇异博士的推理非常信服,他非常同意地点了点头。

“有可能……这只羊的毛长得比较长?所以足够它保暖。”罗斯又提出了新的疑点。

“据我了解,瓦坎达没有野生的绵羊,而如果是圈养的羊,主人肯定会定期修剪羊毛。”

罗斯还是不死心,他继续抛出新的观点:“万一是一只离家出走的羊,在外漂泊了很长时间没人给它剪毛,然后又阴差阳错走到姆巴库的地盘了呢?”

“嗨!小兔子,”姆巴库明显对这个推论不怎么高兴:“我们瓦坎达可是高科技放羊,每只羊都装了定位系统,根本不可能走丢。”

罗斯无论过了多久,都不太能习惯这个巨型白猿的说话方式,他默默地后退几步,躲到奇异博士背后,小小声地反驳到:“万一羊的主人就是喜欢自由放养,喜欢那种古老的放羊方式,没有装定位系统呢?”

“不可能不可能,”姆巴库朝他摇了摇巨大的手掌:“除非放羊的是上个世纪的人。”

“哎,好吧……”罗斯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所以我们该怎么办?”

奇异博士一脸睿智地回答:“我觉得有必要联系一下特查拉,让他加紧防范。”

后记:本来有个脑洞是巴基的羊回来的时候,因为复联三的关系巴基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孤独的史蒂夫看着这只巴基生前心心念念的羊,结果写不出来这种虐心的玩意儿还是算了

Up主真的超级厉害了



【高能踩点】冬兵 史蒂夫来帮我涂个口红吧 UP主: 努力的高十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63305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87AD2ECF-5DB3-48BD-B6B0-5FB6FA6DD96944881infoc&ts=1534679773512

Detour

来源于知乎上看到的一个梗,OOC预警,私设介绍相亲不论性别……

                            (上)

小屁孩时期的史蒂夫是一个标准的小屁孩,矮小瘦弱易推倒,不过他很倔强,经常打抱不平,总被打倒在地。

然后巴基就出现了,他笑起来眉眼弯弯,很会讨女性欢心,并且打遍布鲁克林无敌手,是女孩们眼中的小王子,男孩们心中的地头蛇。但是史蒂夫知道,巴基的最大优点在于他那颗金子一样的心。只有他,把被大家嫌弃的瘦小的史蒂夫当成真正的朋友,于是他自然而然就成了史蒂夫的暗恋对象。

但是当时的他很自卑,连叫巴基来自己家玩的勇气也没有,同样也拒绝了去巴基家里玩的邀请。为了早日成长为配得上巴基的人,史蒂夫疯狂健身,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这颗豆芽还没来得及泡发,巴基就去俄罗斯留学了。

没有巴基,史蒂夫觉得自己这迟来的胸肌简直可恨。

君壮我未壮,我壮君已走,令人唏嘘。

 

不过史蒂夫并没有和巴基失去联系,他们成为了网友,时不时聊聊天,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趣事,而暗恋那点小火苗,依旧在史蒂夫心里占据着某个位置。

这导致他被亲朋好友逼着相亲无数,仍然找不到感觉,只得将相亲对象一一婉拒。他想,说不定自己真的就要这样,成为传说中的魔法师了。

直到巴基来了一趟纽约市——史蒂夫工作的地方。

和巴基重逢的那天,史蒂夫特意挑了稍微紧身的白色T恤,准备从各个角度展现出自己的肌肉线条,让巴基感到惊艳。

然后他成功地……让巴基感到了惊吓。

但事实证明他们还是天生一对(至少史蒂夫是这样认为的),他和巴基迅速找回了默契,或者说是变得更加默契了。其实早在网聊阶段,史蒂夫就能感受到,自己和巴基的三观完全契合。现在真人就在面前,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让史蒂夫每天都幸福得想要旋转升天。

然而幸福总是很短暂的。

 

“为什么不多住几天,顺便回家看看?”史蒂夫觉得有点难过,巴基回来的时间太短了,他还没来得及向对方展示他的全部魅力。

“不了,”巴基皱起眉头撇着嘴,看上去一脸委屈:“来纽约之前先回的家,家里人催得紧,受不了,才跑来这里找你的。”

“催……?”

“催婚,逼着让我去相亲呢。”

“哦……”史蒂夫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还是强行维持着面部表情:“我家也催。”

“你这样的也要催?”巴基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难道不是走在路上就会被人倒贴的吗?”

史蒂夫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觉得你走在路上也是……也是要被倒贴的。”

巴基摇了摇头,目光坚定:“我目前没有那个心思,只想早日取得学位,从该死的皮尔斯手下毕业。”

皮尔斯,一个在聊天中出现频率极高且被巴基吐槽无数次的大学教授。

曾经迷倒众人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居然醉心学习无心恋爱,史蒂夫在心里高兴地撒花。

他抑制住拼命想要上扬的嘴角,用自己真挚的眼神看着对方:“巴基你肯定能顺利取得学位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只要有需要,请告诉我。”

“靠谱的家伙。”

然后他成功获得了来自巴基的友好拥抱。

 

巴基走后,史蒂夫觉得自己内心对他的念想愈演愈烈了,他回忆着这个短暂的重逢,发现暗恋的小火苗早已经发展成燎原之势,他决定等巴基获得学位,就向他表白。下定了决心的史蒂夫已经放弃了控制自己面部表情,每次对着和巴基的聊天窗口就会摆出痴汉般的笑容。

 

甜蜜小宝贝(被毕设逼疯的冬日战士):不想学了.jpg

甜蜜小宝贝(被毕设逼疯的冬日战士):皮尔斯教授就是个变态!

Steve Rogers:怎么了巴基,毕设准备得很辛苦吗?你要注意休息,不要累着自己。

甜蜜小宝贝(被毕设逼疯的冬日战士):谢谢老妈子的关心。等我毕业了,你要请我吃大餐。

Steve Rogers:好好好

甜蜜小宝贝(被毕设逼疯的冬日战士):法式大餐,有鹅肝和蜗牛的那种!

Steve Rogers:好好好

甜蜜小宝贝(被毕设逼疯的冬日战士):看在大餐的份上我再去努力一下吧

Steve Rogers:加油,别熬夜太晚。

 

其实史蒂夫早就开始计划了,高级餐厅,小提琴演奏,鲜花,还有求婚戒指,他已经迫不及待了。然而山姆和娜塔莎都认为这太冒进了,说不定会把人吓跑。好吧,求婚可以缓一缓,但是脑内幻想不需要克制!

和娜塔莎坦白之后,她终于放弃了再给他介绍对象并向他竖了一个中指,但是史蒂夫老爸就没这么爽快了。

 

Rogers先生:分享链接“科学研究表明,最幸福婚姻家庭是保持一碗汤的距离”

Steve:……所以老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Rogers先生:我有个朋友的孩子,长相人品都非常优秀,还没有对象,你要不要认识认识?

Steve:不用了,我有喜欢的人?

Rogers先生:什么?是谁?啥时候带回家看看?

Steve:还没确定关系呢……

Rogers先生:那还等什么,快追啊!

Steve:……

Steve:人不在纽约。

Rogers先生:所以你是网恋?

Steve:呃……算是吧。

Rogers先生:分享链接“网恋不靠谱,四招教你应对网络陷阱”

Rogers先生:还是考虑一下我想给你介绍的人吧,你们也可以先聊天后见面嘛,万一就成了呢。对方和我们是老乡,知根知底,保证靠谱,人又好看又优秀。要不我给你发个照片?看了不吃亏,看了不上当!

Steve:我心意已决。快十一点了我要睡觉了,晚安老爸。

 

史蒂夫飞快地关掉了和老爹的聊天窗口。

 

 

                                (中)

巴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入聊天室了,史蒂夫明白,他一定努力地为毕业做准备。令他郁闷的是,不仅没能和巴基聊天,自家老爸还在不遗余力地给他推销对象,他只能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以示决心。

史蒂夫小的时候,父亲忙于生意,经常在纽约打拼,很少机会能回一趟布鲁克林的家,心里原本就觉得有所亏欠,再看着自家儿子反对的态度特别坚决,做父亲的也不好太过紧逼,只能叹着气表示“你自己的人生自己决定吧”。

从来没人能犟得过史蒂夫,从来没有,他要在追到巴基之前拒绝一切相亲活动。

然而巴基不在的日子,想他,无计可施,只能默默地又修改了他的备注名。

 

由于太过思念,所以等巴基再次出现的时候,史蒂夫激动地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在吗?

Steve Rogers:@#*$^%!

Steve Rogers:在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史蒂夫你怎么了?

Steve Rogers:没事,就不小心手抖了一下。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哦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史蒂夫我跟你说!我!毕!业!啦!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开心.gif

Steve Rogers:恭喜你巴基!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的!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还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虽然我打算吃饭那天再跟你说的,但是我现在有点激动,忍不住想要告诉你。

Steve Rogers:什么事?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呃,希望你不要被吓到啊。就是,那个……前段时间家里不是又想给我介绍对象嘛……

史蒂夫感觉不妙,皱起了眉头,脑海里漂浮过无数种不好的幻想,难道自己还没来得及跟巴基表白,他就已经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了?!他等了许久,看见巴基的聊天框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却又半天都没蹦出来一个字,知道他肯定是在删删改改组织措词,心里就凉了半截。

Steve Rogers:巴基你不要有顾虑,我承受得住,说吧。

其实打完这句话,他已经想哭了。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我之前也有过相亲对象,有些人也很优秀,但是我总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直到上次我去纽约见了你……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可是我还忍不住想要告诉你……

史蒂夫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Steve Rogers:不,这句话请让我来说。虽然我不知道巴基你想说的和我想说的是不是一件事。

Steve Rogers:其实我一直再想定哪一家餐厅比较浪漫,买多大的玫瑰花束比较合适。

我想你了甜心小鹿仔(帅炸天的冬日战士):现在我确定我们想说的是同一件事情了。

Steve Rogers:天啊巴基!我……我很高兴……我以为我要变成魔法师了。

我想你了甜蜜小宝贝(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很可惜还差那么几天

我想你了甜蜜小宝贝(帅炸天的冬日战士):另外我想你搞错了魔法师的意思。

我想你了甜蜜小宝贝(帅炸天的冬日战士):我已经买好了机票,我想和你一起度过你的生日。

 

史蒂夫脱单了,是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距三十岁生日仅剩几天的时候,他脱单了,对方还是他的初恋。

高兴得合不拢嘴。

难以抑制住激动之情的史蒂夫在房间里蹦跶了好久,根本停不下来,然后就收到了来自楼下住户的上门警告。

 

                                 (下)

在机场接到巴基的时候,他无视了对方的惊呼,直接上前一把将巴基抱在怀里。

“哇哦史蒂夫,原来你这么热情。”巴基的声音从他的怀抱里传出来,让史蒂夫的内心被幸福填满。

“我从小学就开始暗恋你了。”史蒂夫抱着怀里的大宝贝,尽管他不是很喜欢被路人好奇或是八卦的眼神注视着,但是此时此刻,他完全不想放手。

“那上次我来,你还表现得就像个普通朋友。”

“那是装的。”史蒂夫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啧啧,男人。”巴基笑着,从他的怀抱里钻出来,毫不客气地将行李塞到他手里:“快来表现一下吧,男朋友。”

史蒂夫乐颠颠地接过行李。

“我要是想带你回家见见我父母,你会不会觉得太快了?”

“不快不快,”史蒂夫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其实我也想带你见我父母,反正都在布鲁克林,要不先去拜访你家,再来我家?”

“这么说来,小时候我邀请你来我家,你每次都拒绝我,你也从来不邀请我去你家……”巴基回想到了以前被史蒂夫屡次拒绝的经历,嘴唇抿成了一个不太开心的弧度。

“那时候脑子有坑。”史蒂夫满脑子想的都是巴基怎么这么好看,连埋怨的表情都这么可爱,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不过这下好了,我爸再也不会说网恋不靠谱了。前段时间老是要给我介绍对象,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我问要照片,居然说还没拿到,说什么决定要和对方相亲了才好意思帮我问照片,也不知道到底谁不靠谱。”

这下轮到史蒂夫委屈了。

“你还想要对方的照片。”史蒂夫耷拉着嘴角,委屈地看着巴基。

“哎呀,他把对方形容得特别好,就想看一眼。”

“可我都是直接拒绝我爸的。”

“谁都比不上你。”巴基赶紧给大金毛顺毛:“你看我们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最后还不是回到了彼此的身边?”

“是啊,”史蒂夫腾出一只手,牵住了巴基的手:“我真是个傻瓜,绕了这么远的路。”

笑眯眯的巴基没有回答,只是将牵手改成了十指交握。

 

第一次来到巴基家,见到巴恩斯夫妇,史蒂夫是很紧张的。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比得上巴基口中,那位巴恩斯先生赞不绝口的相亲对象,但是自己有信心有毅力,一定要得到巴恩斯先生的认同。

“嗯,小伙子外形不错,怪不得巴基说什么都不愿再相亲了。听说你还是纽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神盾集团工作?”巴恩斯先生打量着史蒂夫。

“是的,巴恩斯先生,”史蒂夫把腰杆挺得直直的:“请把巴基交给我,我会给他幸福的。”

巴恩斯夫妇被这突如其来的求亲吓到了,巴恩斯先生一脸懵逼地转过头看着巴基,问到:“不是说男朋友吗?原来是直接上门提亲的?”

巴基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他的速度有时候连我也跟不上。”

“小伙子你别着急,先让我了解了解你。”

“巴恩斯先生请问,我一定老实交代……哦不,我的意思是,认真回答。”史蒂夫感觉到自己手心已经冒出了薄薄的一层细汗。

“你是哪里人?”

“我也是布鲁克林人。”其实住得离这里不远,就是小时候自卑从来不敢来巴基家玩,所以从来没见过您。史蒂夫默默在心里补充着。

“不可能。”巴恩斯先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直钩钩地盯着史蒂夫,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据我所知,和你同龄的人里,能在神盾集团工作的布鲁克林人,就只有老罗杰斯家的儿子小罗杰斯。”

这回轮到史蒂夫愣住了。

罗杰斯?据他所知,在和他同龄的布鲁克林人里,老爸叫罗杰斯的,也只有他一个。

面对着巴恩斯先生严肃而审视的眼神,史蒂夫小心翼翼地开口解释:“呃,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我父亲也叫罗杰斯……当然我也可以算是小罗杰斯……”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巴恩斯夫人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她倒在巴基的怀里,笑得直不起腰。巴恩斯先生尴尬地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一个号码。

“喂,老罗啊,你儿子是叫史蒂夫罗杰斯?……没事没事,他人现在在我家呢……没错,这两个笨蛋孩子自己搞上了……”

 

 

小剧场

罗杰斯:喂,老巴啊,哎,我是老罗啊,实在不好意思啊。

巴恩斯:怎么了?

罗杰斯:我家那个傻小子哦,怎么都不听劝,好像还搞什么网恋了,就是不肯把他的近照发给我,想把你儿子的照片发给他,他也拒绝,现在正跟我非暴力不合作呢。

巴恩斯:哎,我家那个也是,一提到相亲就说自己有事要忙,跑得没影,最近简直跟失踪了没什么两样。

罗杰斯:可惜了,本来还以为这事能成,我们成了亲家,一碗汤的距离,皆大欢喜啊。可惜我家傻小子不开窍,他那脾气倔得像头驴,我也不好再坚持了。

巴恩斯:没办法,孩子们的事情,我们再操心,他们不接受也没用啊。不过不要紧,你儿子那么优秀,肯定能找到好对象的。

罗杰斯:你儿子才是真的优秀,马上就博士毕业啦!瞧瞧你给我发的那张照片,简直模特身材啊。我儿子拒绝相亲那是他的损失。

巴恩斯:过奖啦过奖啦。改天一起吃个饭吧,我还没见过你家小子呢。

罗杰斯:等你儿子留学回来,两家人找机会聚一聚吧,让我这个笨蛋儿子看看他都错过了什么。

巴恩斯:哈哈哈,好的好的。